日韩av大片 » 房产 > 万象 > 正文

河南京鹏房地产董事长周新兵涉黑发家史:黑老大非法敛财超10亿

核心提示:河南京鹏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新兵  谁能在潢川地面上主宰,谁能?回看一下,潢川的黑 社 会历史,有谁能一直长盛不摔的,他们主宰潢...

河南京鹏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新兵

  谁能在潢川地面上主宰,谁能?回看一下,潢川的黑 社 会历史,有谁能一直长盛不摔的,他们主宰潢川的历史也就是那么几年,而辉煌的日子也就是他们的末日,至从97年严打过后谢文胜的时代就已经注定不复存在了。

  谢文胜倒下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潢川大多分成块,类似香港电影一样,各管各的。沟北有周兵,西关有根福,南城有马蛋,东关有曹阳。2001年至2010年的十年时间里,潢川的恶性案件无不与以上几个老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但唯有一人三进三出牢狱后,黑 恶势力团伙的“威慑力”及经济实力至从2010年以后就独领风 骚数十载。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这位人物,就是潢川公认的“大哥”--“双面黑 老 大”周新兵。

  周新兵潢川道上有名的“兵哥”,又名“周兵”,乳名“小兵”(也有叫“斌哥”的),男,1974年出生于潢川沟北。家住定城沟北旱湖坎,有胞弟周新海(又名“老海”),妹妹周冬梅。


  一、非法掘到的“第一桶金”

  早期,周新兵团伙的经济来源和其他地区的黑 社 会一样,主要是开设du场,变相收取保护费。2000年左右,房地产市场在县城逐步兴起后,这一团伙通过向房地产商提供河沙,第一时间敏锐的捕捉到开发商的相关信息,通过倒卖国有土地和强行包工掘到第一桶金。

  起初,这一黑 社 会团伙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开设du场。县城、城关周边、沙河店、黄冈、谈店、来龙、隆古等都是其开设du场的重要据点。邀请社会上经济条件优越的人士参du,组织严密,du场周围小弟都携带砍刀放风,du博现场,分成两至三派,输赢都在团伙内部,以变相收取保护费的形式洗 劫社会有钱人。如果多次邀请社会有钱人,你不配合,这一团伙将设局跟踪,多次光天化日之下,无故殴打、砍伤这些不配合的有合法经济来源的地方老板。2006年4月份,违法开设du场期间,在潢川黄岗乡桥梁村治安主任杨建峰家,手下小弟朱建成(绰号“大老朱”)和崔小庆发生口角,朱遂拿出匕首将崔小庆当场捅死。


  房地产在潢川兴起后,加之小潢河河沙资源丰富,这一黑 恶势力团伙强行占领沙场,强买强卖河沙。直至今天,小潢河下游八里、九里一带所有沙场,周新兵还让其胞弟周新海经营,目前仍然在其控制之下,已经营二十多年。上游卜塔集一带被周新兵下面的小弟实质控制。很长一段时间,在潢川,河沙的价格涨跌就是周新兵团伙说了算。

  随着这一团伙的逐步壮大和“兵哥”的胃口与日俱增,du场和河沙资源带来的收益,早已无法满足这一团伙的日常开销。他们就开始倒卖国有土地,还强行进入工地干涉招商引资项目的施工。


  二、“兵哥”利用黑 恶势力团伙的“威慑力”,经济实力大增

  1996年因聚众斗殴、故意伤害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2005年因非法持有qiang 支被劳教一年;2009年因涉黑和非法买卖土地被58万元高额取保候审。“兵哥”三进三出牢狱后的经历,身边纠集了大量的两劳释放人员及社会闲杂青年。

  道上兄弟众多,像陈宝生(外号宝生)、戚东升(此人为周新兵道上喝血酒的兄弟,对“兵哥”言听计从,在潢川早已家喻户晓,外号“二哥”,周新兵为“大哥”)、刘行伟(此人为周新兵道上喝血酒的兄弟,被称为“兵哥的敢死队”、“兵哥的心腹”又名“宏伟”)、李向阳(潢川县黄寺岗人,以黑 恶势力著称的本地开发商)等等作为“周新兵黑 恶势力团伙”的分支头目在潢川早已家喻户晓。

  兵哥及其手下得力的兄弟多次入狱,劳教释放回到社会后,黑 社 会思维更加强烈,组织严密,统一行事,手段残忍,加上这一团伙的非法所得经济实力雄厚,被欺压的百姓多敢怒不敢言,连地方派出所都多次遭到其团伙的威胁和利益诱惑,致使团伙成员出事后,多以钱买通或寻找替罪羊或经济补贴家属。

  近几年互联网传播信息的速度加快,其团伙利用自己在潢川的黑 恶势力影响力,辅以经济利益诱骗,委托潢川多家在线媒体封锁删除其网络上关于其团伙不利的消息,网络上只要出现关于“周新兵”的字样,第一时间便被潢川本地网络媒体拦截,若是本地媒体,直接处里掉。但在网上搜索“潢川周新兵”“谁能在潢川地面上主宰?”“潢川谁混的最好”“潢川发展不好的根本原因”等关于黑 社 会的较隐蔽字眼,这个黑 社 会团伙及其成员的名字便赫然出现。

  近些年,这一黑 恶势力团伙,大肆插手潢川的河沙采集权、违法开设赌场、工程招投--标、市政项目、拆迁征地、开发商的土方及大包、物业管里等等,凭借黑 恶势力,利用各种手段大肆敛财,其团伙控制的资产在2010年以前就超过十亿。从其头目的座驾可见一斑。

  这一黑 社 会团伙是潢川典型的豪车拥有者,其团伙头目“兵哥”拥有的车辆价值千万元以上。其头目“兵哥”拥有一辆250多万元的林肯越野(车牌号豫A.M6116),在潢川从来不上牌,路上横冲直撞,年城关的小学生都知道是“兵哥的车”,一辆路虎揽胜、一辆路虎极光、一辆丰田顶配工具车。“兵哥”胞弟周新海拥有一辆220多万元的林肯越野(车牌号豫A.V2R11)、一辆顶配的奥迪Q7(车牌号豫S.71111)。每逢团伙内部红白喜事,特别是周家红白喜事,这些车辆悉数到场,在街上横冲直撞,连执勤交警都让他三分,社会影响恶劣。

  三、“兵哥”黑 恶势力团伙,从帮派向公司化、企业化等形式转变,一跃成为潢川道上名副其实的一号人物

  “兵哥”很清楚,现在的黑 社 会要想立足并活的光鲜,早已不是叫几个兄弟扛大刀,再来个“南北大战、南北小站”的时代,必须利用自己的“威慑力”,和社会上成功的企业家一样,从帮派向公司化、企业化等形式转变,变相的洗 劫企业家和开发商,排除其他黑 恶势力的阻拦强制性地进入房地产市场,像上海青帮杜月笙一样大肆犒赏下面的兄弟,以笼络更多的人为其卖命。

  正是利用其黑 恶势力团伙的“威慑力”,其团伙头目“兵哥”并不满足于仅当一个“教头”、一个“包工头”,而要成为当地黑 恶势力的“统帅”,一统潢川所有黑势力,利用黑 恶势力为其敛财。

  为了保全自己,周新兵黑 恶势力团伙的组织头目“幕后化”特征十分明显。犯罪手法从打打shasha向“软暴力”发展变化,更多地运用出场摆势、言语恐吓、跟踪滋扰等手段达到非法目的,而且开始从本地为非作恶向跨区域发展,河南其他地市,特别是郑州部分家乡成功人士也受到这一团伙的威胁。

  据当地公 安机关透露,每逢严打或两会前公 安部部署的“春雷”行动,“兵哥”就安排手下最得力的小弟四处打探获取信阳及潢川关于打黑除恶的消息,自己外出躲避。

  但遗憾的是,为了避免失控,“兵哥”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对大项目(房地产、专业市场等)和收益稳定、持久的事情(比如物业、河沙采集等),“兵哥”都安排了自己的胞弟周新海、妹妹周冬梅、心腹刘行伟等代表自己直接管里,以商养黑。记者根据知情人士举 报的信息,查阅了下面的正件,果不其然。

  河南信阳潢川黑社会老大周新兵的罪行,假借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敛财40亿!

  【中原明镜网讯】:1996年周新兵因聚众斗殴、故意伤害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2005年因非法持有枪支被劳教一年;2009年因涉黑和非法买卖土地被58万元高额取保候审。这些已受到法律制裁,今天要重点介绍的可不是以上这些。2010年以后发生的事情足以让这位“老大”锒铛入狱,立即枪决,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还潢川人民一片安宁。

  潢川黑社会老大周新兵:

  1、2002年以来,在周新兵的组织、策划下,在刘行伟、戚东升、陈宝生、马伟生具体指挥和带领下,该组织成员在潢川县城关、黄寺岗、来龙乡等域内及固始县等地,大肆进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活动,作案50余起,致6人死亡、3人重伤、10人轻伤、5人轻微伤。该组织成员在潢川县和下属乡镇、内部工地等地开设赌场聚众赌博,非法敛财1000余万元,用于该组织的活动和向政府官员行贿。

  2、2010年以后,假借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敛财40亿;偷逃国家税收近十亿,造成地方税收收入3-5年亏空。就是这样的黑社会团伙,捆绑了潢川县政府和人民,直接掏空国库的税收收入。

  3、多次插手招投标项目威胁企业负责人,暗箱操作强行进入。威胁、侵害已有合法项目开发商利益,扰乱市场正常经营秩序。导致潢川这一区域中心城市房地产发展混乱,实力开发商一直不敢进入。

  4、强行占领沙场、违法开设赌场,众多非法所得购置的豪车在潢川的大街小巷横冲直撞,连执勤交警都让他三分,社会影响恶劣。

  5、欺压百姓,敛财不择手段。威胁、贿赂地方官员,导致政府公信力及威望大减。

  6、该组织通过之前实施的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不断扩大和助长了该组织在潢川的淫威,致使该组织在该区域内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并以此树立恶名,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以上,从组织领导黑社会、运作赌场组织赌博、假借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敛财、偷逃国税、强占专业市场、欺压百姓、插手招投标项目威胁企业负责人等等,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会插手。通过不择手段掠夺经济利益,近年来这一黑恶势力因涉足小产权后经济实力呈“滚雪球”式发展,对潢川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破坏越来越严重。

  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也不断转型,对抗打击能力增强,开始从帮派向公司化、企业化等形式转变,组织头目“幕后化”特征十分明显,犯罪手法从打打杀杀向“软暴力”发展变化,更多地运用出场摆势、言语恐吓、跟踪滋扰等手段达到非法目的,而且开始从本地为非作恶向跨区域发展。

  特别值得我们警惕的是,目前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犯罪正积极向政治领域渗透,想方设法寻求政治靠山,捞取政治资本。其中,拉拢腐蚀党政干部现象比较突出,农村基层政权成为黑恶势力侵蚀重点。黑恶势力还千方百计谋求社会地位,采取各种手段获取人大代表。

  为了社会的和谐安宁、潢川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的幸福安康,我们将发挥记者的优势,向社会做客观公正的报道,持续追踪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希望大家提供更多关于这一黑恶势力团伙的线索,期望河南省公安厅和信阳市公安局介入深挖这一黑恶势力团伙。

  一、组织领导黑社会

  自从潢川原有的黑社会大哥“谢文胜(已判死刑)”“胡天好(涉黑判处18年,服刑期间)”纷纷倒下后,号称潢川黑社会三大家族的“周新兵”一跃成为潢川道上名副其实的一号人物。

  周新兵手下兄弟众多,这里只说几个臭名昭著的吧。

  1.刘行伟(此人为周新兵道上喝血酒的兄弟,被称为“兵哥的敢死队”、“兵哥的心腹”),又名“宏伟”。刘行伟团伙在潢川县无法无天,称霸欺压残害群众,罪行累累。公开数据显示:

  (1)2002年5月5日晚,刘行伟团伙孙浩、周顺林在潢川一歌厅消费时,与另一拨消费者发生口角,将一名男青年扎成重伤后。刘行伟仍挥刀刺向气息奄奄的男青年,将其当场杀死。2003年北京警方动用100多人警力实施代号为“追捕”的行动,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四倾三村一赌博窝点,从参赌的数十名赌徒中抓获了公安部通缉的以上3人。消息来源:新华网,新闻标题《北京百名警察赌场围捕杀人犯包围15平方米小屋》

  (2)2009年3月16日,刘行伟团伙持刀窜至银庄酒廊三楼将工程老板卢明砍伤。

  (3)2011年7月14日,刘行伟团伙将潢川县城关镇开发商叶金辈及妻子毕玉梅、女儿叶婷婷三人打伤。

  (4)2016年11月26日夜晚8点半左右,刘行伟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统一着装,统一蒙面,用车跟踪,进行蹲点,将徐百林,头面部及双侧小腿、左侧膝前刀砍伤,双侧胫骨不全骨折伴右侧胫骨金属异物残留,左侧前臂、右侧肩背部及左侧腰部软组织伤,左侧膝关节髌韧带部分断裂。遭徐百林实名举报,媒体报道后社会反响强烈,引起信阳公安局和潢川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已将刘行为等四个凶手缉拿归案。(下图图片就是徐百林实名举报这一黑社会团伙的有力证据)这四起案件是公安机关有案可查的,还有很多被害人因害怕刘行伟团伙而放弃报警。在已经公开的判决书中刘行伟明确表态过背后的老板是潢川县黑社会大哥“兵哥”。

  2.马斌,男,1969年出生,汉族,住潢川县棉纺厂家属院

  1988年因流氓罪判刑7年;1994年因敲诈勒索罪累犯判刑3年零6个月;1998年因非法持有枪支,重伤,聚众斗殴,持枪杀人被公安机关通缉。1999年10月23号被潢川县警方在淮滨县抓获;2000年潢川法院对马斌以非法持有枪支罪,伤害罪判有期徒刑8年;2007年5月,马斌刑满释放后于7月在潢川县开发区砍伤火车站派出所民警,致民警轻伤;2008年2月又强包工程雇凶将潢川南城居民刘林的照相馆砸毁。

  3.戚东升(此人为周新兵道上喝血酒的兄弟,对“兵哥”言听计从,在潢川早已家喻户晓,外号“二哥”,周新兵为“大哥”);

  4.冯斌、冯军、冯卫东、冯少忠、冯亮等为骨干的黑社会集团“冯氏分支”;

  5.李向阳(潢川县黄寺岗人,以黑恶势力著称的本地开发商,开发过七中转盘附近的金润小区、交通局院内“运政花园”、弋阳路得京汇广场等,其幕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此黑社会团伙骨干)。

  6.陈宝生(外号宝生)、马伟生(又名马万贵,外号“马蛋”)等兄弟在潢川均是各区域的霸主。

  兵哥及其手下得力的兄弟多次入狱,劳教释放回到社会后,黑社会思维更加强烈,组织严密,统一行事,手段残忍,加上这一团伙的非法所得经济实力雄厚,被欺压的百姓多敢怒不敢言,连地方派出所都多次遭到其团伙的威胁和利益诱惑,致使团伙惹事后,多以钱买通或寻找替罪羊,公安部门被迫无奈不敢公正处理。

  近几年互联网传播信息的速度加快,其团伙利用自己在潢川的黑恶势力影响力,辅以经济利益诱骗,委托潢川多家在线媒体封锁删除其网络上关于其团伙不利的消息,网络上只要出现关于“周新兵”的字样,第一时间便被潢川本地网络媒体拦截,若是本地媒体,直接处理掉,外地媒体,自己以金钱处理。但在网上搜索“谁能在潢川地面上主宰?”“潢川谁混的最好”等关于黑社会的较隐蔽字眼,这个黑社会团伙的名字便赫然出现。

  二、假借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敛财40亿

  这一黑社会团伙,在法制逐步健全的今天如此嚣张的根本原因是其自2010至今以假借康居新村名义残暴圈地,敛财10亿以上,为其团伙活动注入了强大的经济保障。

  1.逼迫信阳市人大代表王成贵,男,50岁,与其合作侵占潢川县定城办事处方店村500多亩土地,用以建设方店新农村;为了利益最大化,周新兵安排其弟周新海和王成贵结为“契家”。

  2.目前二期处于烂尾楼状态,老百姓多次上访。

  3.侵占定城办事处春申社区基本农田400多亩,侵占后将合伙人股份驾空,用以建设春申社区新农村,目前整个小区处于烂尾楼状态,老百姓多次上访,良田一去不复返;

  4.侵占潢川县定城办事处先锋村共计500多亩土质肥沃的耕地,侵占后将合伙人股份驾空,成为其团伙实质控制,全部建成楼房作商品房出售

  5.侵占潢川县春申办事处奚店村300多亩土地,侵占后将合伙人股份驾空,成为其团伙实质控制。其他还有至少3处100亩以下的暂时还未开发。

  而上述“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不需花一分钱就能取得数千亩土地,不缴一分钱税就能盖起160多万平方米的楼房公然出售。别出心裁策划了“置换”手段,掩耳盗铃圈走土地,发展了“圈地运动”无所不及的功能。经调查研究,我们发现了“这一黑社会团伙发财的秘密”:——通过黑社会威胁及利益诱惑官员获取大宗土地——使用官方授权,以每平方米建筑置换9平方米土地(按当地每平方米建筑800元计算:666平方米除以9平方米乘以800元,等于59200元)——招募承建商垫资筹建并以建成房每平米2000元对冲垫资资金——大量违建房以商品房进入房地产市场——无需缴税——直接暴利。

  而上述地块如若进入土地市场招拍挂,均价将在200万元/亩,光土地出让金一项,以周新兵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敛财40亿元。这些所谓的新农村,实质就是以周新兵为首的黑社会团伙变相敛财的坊子。

  2009年9月1日国土部下发《关于严格建设用地管理促进批而未用土地利用的通知》,再次向地方政府重申,坚决叫停各类小产权房。通知要求,对在建在售的以新农村建设、村庄改造、农民新居建设和设施农业、观光农业等名义占用农村集体土地兴建商品住宅,必须采取强力措施,坚决叫停管住并予以严肃查处。2015年潢川县人民政府也对小产权房进行了打击,可实质今日,这一黑社会团伙还如此嚣张,大面积强行征用农地敛财,其黑恶势力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三、偷逃国家税收近十亿,造成地方税收收入3-5年亏空

  上述以“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行为,无需缴税、无需挂牌、无需规划、无需报建,近2000亩土地按容积率160万建筑平米,按每平米600元税费计算,仅国家税收流失9.6个亿!!就是这样的黑社会团伙,捆绑了潢川县政府和人民,直接掏空国库的税收收入。

  四、私藏枪支,多次致人死亡,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人心惶惶

  1.这一团伙拥有六四手枪五部以上,组装枪支十部以上,气枪五部以上;

  2.2002年,周新兵在谈店街北头,亲手打死地税马姓工作人员,扬长而去后,买通关系以下面小弟顶的罪;

  3.2002年5月5日晚,刘行伟团伙孙浩、周顺林在潢川一歌厅消费时,与另一拨消费者发生口角,将一名男青年扎成重伤后。刘行伟仍挥刀刺向气息奄奄的男青年,将其当场杀死。2003年被北京警方动用100多人警力实施代号为“追捕”的行动抓获;

  4.2006年4月份,违法开设赌场期间,在潢川黄岗乡桥梁村治安主任杨建峰家,手下小弟朱建成(绰号“大老朱”)和崔小庆发生口角,朱遂拿出匕首将崔小庆当场捅死;

  5.手下小弟余海军两会期间,在潢川航空路九通楼下(原狮子楼)用六四手枪当场打死县人大代表;

  6.手下小弟(绰号“喜字”)在原华英地标楼下残忍打死王杰;

  7.手下小弟(绰号“老力”)在航空路和跃进路附近坐三轮时,与人发生争执,将人残忍打死;

  8.1998年马斌因非法持有枪支,重伤,聚众斗殴,持枪杀人被公安机关通缉,1999年10月23号被潢川县警方在淮滨县抓获。

  9.2000年潢川法院对马斌以非法持有枪支罪,伤害罪判有期徒刑8年;

  10.2005年老大周新兵因非法持有枪支被劳教一年;

  以上列举的为致人死亡和持枪受到法律制裁的,仅仅这些就触目惊心,这一黑势力团伙涉及的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公然侵害群众和有关单位利益的案件应该接近百起。潢川黑社会历史上有名的“南北大战”、“南北小战”、“中医院大战”这一团伙的枪支集中暴露,还经常误伤无辜行人。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所到之处人心惶惶。

  五、多次插手招投标项目威胁企业负责人,暗箱操作强行进入除假借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敛财40亿外,这一黑恶势力团伙还多次插手招投标项目威胁企业负责人,暗箱操作强行进入。

  (1)2005年潢川高中建设新校时,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参与该项目建设的施工单位,强行进入;

  (2)2012年,潢川县城市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牵头,在八里建设污水处理厂时,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参与该项目建设的施工单位,强行进入;

  (3)2015年,潢川县城市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牵头,在九里建设污水地下管网时,浩华市政中标后,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浩华市政企业负责人,强行进入,让外号“老九”的负责并实质控制;

  (4)2014年12月,原潢川县织染厂,地宗号G(2014)009拍卖过程中,存在典型的黑恶势力插手,串标、暗箱操作现象。经群众和投标单位举报,调查后发现,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幕后威胁加经济利益诱骗国土资源局和织染厂部分知情人士,基于此宗地块4500万元的报名价,提前得知4600万元的中标底价,颐指手下小弟借来的开发资质做相关投标手续,威胁其他投标单位并以每家100万元的封口费恶意串标,并以巧合的4600万元的超低价中标。指使齐东升、李向阳、周新海(周新兵胞弟)等人在私底下威胁其他投标单位,给其它四家每家70万元作为补偿,其他四家都未明确同意。其后,他们共同商定补偿每家100万元的投标损失。纪委处理后,目前这块地仍在其团伙控制,记者调查时,项目部反应为“河南京鹏房地产有限公司”(法人为周新兵胞弟周新海)开发,项目名称“京汇广场”

  (5)原黄湖宾馆为信阳地区典型的“红色文化遗产”,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多次插手将其买断,未经规划建设部门同意,私自改造,记者调查时,周边摆摊人反应发目前处于危楼状态。

  (6)2015年,旱湖路工程(车站连接三环路),胡天好未判刑之前,胡天好和周新兵两大黑恶势力集团对峙,导致这一全县关注的民生工程修了20年未通。最终在胡天好黑恶势力集团倒下,兰县长出任县主要领导后,多次开会强调“严禁任何黑恶势力插手,一定要把旱湖路打通!”了解这里背景的人,没有任何人敢参与竞争,最终还是落到周新兵团伙控制,周新兵委派自己的远房亲戚宴春国(外号“老宴”)出任旱湖路改造项目项目经理,自己遥控指挥;

  (7)2016年,G106国道从潢川改道,在小潢河上的特大桥工程,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加买断其他所有参与竞标的企业,暗箱操作强行进入,后被纪委警告,但目前仍在其控制之下;

  (8)潢川黄湖宾馆对面的危楼改造,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多次插手排挤其他的合法竞争参与者,强行控制这一地块。因运用黑恶势力强行拆迁,遭家属院职工奉死抵抗,目前未动工。

  六、威胁、侵害已有合法项目开发商利益,扰乱市场正常经营秩序。

  近几年随着城镇化步伐加快,房地产市场火热。以周新兵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除假借康居新农村名义残暴圈地、多次插手招投标项目威胁企业负责人,暗箱操作强行进入外,羽翼丰满的恶势力还威胁、侵害周新兵家门口一带已有合法项目开发商利益。

  1.草湖北苑项目,2008年政府为解决草湖路原有自发农贸市场导致政府职能部门和学校出行困难而重点引进的招商引资项目。

  2014年,业主在本地媒体“潢川在线”上曝光这一项目,主题:四年前,县招商引资,县重点农贸市场项目.有图有真相)这以项目后来配套设施,特别是农贸市场建设推动很快。但据潢川县市场发展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现场管理人员透露,目前这里的市场被命名为“东方红农贸市场”,实质控制人为周新兵和周新海兄弟俩。而从国土局的公示来看,这一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权利人为王柏林。业主看了这个报道后,该明白了吧!

  草湖北苑项目,目前业主反应最强烈的问题就是《房产证》,网上搜索可见,业主骂的最多的是段俊伟和王柏林,这一问题2015年11月投诉到省委书记郭庚茂那里,潢川县还为此召开了书记办公会,成立了专门的督导室,一年多过去啦,并未实质推动。2016年9月,业主又投诉到新任省委书记谢伏瞻那里,县政府回复正在解决。 可是仅有一部分业主知道,这里面的根本问题在于周新兵家族强行进入草湖北苑项目后,土地权利人王柏林就是傀儡,段俊伟算个屁。据这一项目的部分承建商反应,会计是周新海(周新兵胞弟)的契家,平时项目部的实际负责人是周冬梅(周新兵亲妹妹),和周家走的近的承建商早已领到工程款,甚至还有超领的。记者随机调查草湖北苑业主,部分业主说我们发了血汗钱买的房子办不了证,多次到售房部、政府闹事,可项目部一直再拖延。可有几个业主真正了解草湖北苑办房产证的决定权在周新兵家族。

  2.2013年至今,潢川沿河三期项目,外地投资商,一直推动很慢,其关键原因是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多次插手阻止、要挟投资商。周新兵以“家门口的钱让外地人赚不爽”为由,指使手下兄弟多次威胁外地投资商,投资商了解其黑恶势力背景强大后,只好与其合作,周新兵以自己妹妹周冬梅的名义与外地开发商合作。开发商抱怨“潢川太黑,政府引进外商,黑恶势力打成内伤”,严重危害了政府形象,损害了人民利益。

  3.2014年3月至2016年6月,豫南国际商城项目征地因受周新兵恶势力团伙插手,工程一直无实质进展。县长兰恩民多次召开协调会指出,豫南国际商城项目工程是承诺工程、形象工程、牵引工程、品牌工程,早日建成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及社会效益,有利于吸引更有实力的商会团体来潢川投资,对我县今后的招商引资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在具体的征地过程中,要以法律政策为准绳,坚持当地党委政府主导,村委会积极配合,齐心协力做好工作,严禁任何黑恶势力插手征地。迫于政治压力,这以黑恶势力才妥协。

  4.先锋新农村项目,据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本地的一个实力开发商浩华房地产最先操作这个项目,浩华地产占80%的股份,后因周新兵团伙暗地操作,在征地及建设上直接放话予以抵制,浩华地产在潢川污水处理厂扩建时已领教过其恶势力的厉害,只好放弃,目前仅有不到10%的股份。记者到售房部调查发现,售房部的工作人员反应他们这里的事情周经理决定,门口的一块招聘广告留的联系方式,记者拨通电话后验证了这一信息的真实性。记者在网上搜索后发现了这一项目的规划图,记者进入工地现场看了下,实际建设并未按照规划图,靠312国道的还有别墅。

  七、强行占领沙场

  早期,周新兵团伙的经济来源为强行占领沙场后,强买强卖河沙。小潢河河沙资源丰富,下游周新兵团伙强行占领八里、九里一带所有沙场,让其胞弟周新海经营,目前仍然在其控制之下,已经营二十多年。上游卜塔集一带被周新兵下面的小弟实质控制。很长一段时间,在潢川,河沙的价格涨跌就是周新兵团伙说了算。

  目前八里、九里一带的沙场周新海委托其干儿子管理,但背后有周新兵这一黑恶势力做强大的后盾保障。

  八、违法开设赌场,车辆无牌横冲直撞

  早期,这一黑社会团伙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开设赌场。县城、城关周边、沙河店、黄冈、谈店、来龙、隆古等都是其开设赌场的重要据点。邀请社会上经济条件优越的人士参赌,组织严密,赌场周围小弟都携带砍刀放风,赌博现场,分层两至三派,输赢都在团伙内部,变相洗劫社会有钱人。如果多次邀请社会有钱人,你不配合,这一团伙将设局跟踪,多次光天化日之下,无故殴打、砍伤这些不配合的有合法经济来源的地方老板。近些年,这一团伙的赌场功能又呈现新的趋势。

  (1)周新兵组织的赌场主要是豪赌送金,变相的利益输送给这一团伙承揽的各项建设项目的主要领导。

  (2)小弟组织的赌场主要借助专业的赌博器具,赢取承包这一团伙所承揽的各项工程的施工队老板,用以强行冲抵工程款。多个施工队老板因赌博输的是亲戚的钱,家破人亡。

  这一黑社会团伙是潢川典型的豪车拥有者,其团伙拥有的车辆价值3000万元以上。其头目“兵哥”拥有一辆250多万元的林肯越野(车牌号豫A.M6116),在潢川从来不上牌,路上横冲直撞,年城关的小学生都知道是“兵哥的车”,一辆路虎揽胜、一辆路虎极光、一辆丰田顶配工具车。“兵哥”胞弟周新海拥有一辆220多万元的林肯越野(车牌号豫A.V2R11)、一辆顶配的奥迪Q7(车牌号豫S.71111)。

  王成贵拥有两辆高级轿车,一辆200多万元的加长林肯,一辆200多万元的奔驰GL450。刘行伟拥有一辆价值180万元的顶路虎揽胜,戚东升、陈宝生、马伟生等等都是潢川牌照最好的宝马、奔驰、路虎、林肯、奥迪等品牌车的拥有者。每逢团伙内部红白喜事,特别是周家红白喜事,这些车辆悉数到场,在街上横冲直撞,连执勤交警都让他三分,社会影响恶劣。

  九、欺压百姓,敛财不择手段

  1.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在方店新农村打着“省级新农村示范点”的旗号,占用排水沟,又不建设排水设施,只要下雨,附近村民农田房屋就被淹,村民反映多次无果。忽悠来龙、隆古等外乡镇经济条件差的农民买房居住,房屋质量问题严重,院内正负零都未处理好,多处出现烂尾楼。居民反映物业还强制每家交5600元的住房维修基金,装修时物业强买强卖,否则就遭到打骂

  2.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在春申社区新农村、先锋新农村、草湖北苑及控制的其他小区有业主入住后,以“潢川县尘缘潢川县尘缘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名义敲诈业主,并在业主装修期间,通过团伙控制的物业公司强制业主购买指定商家的装修材料、使用指定的装修队等问题,强行征收水电入户费,光水电入户费就敛财近千万元,其中草湖北苑高达9700元/户。

  十、威胁、贿赂地方官员,导致政府公信力及威望大减

  潢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仇登峰、潢川县政协主席刘太学、春申街道办事处主任李莉、春申办事处徐志刚、春申办事处林祖金等被纪委调查并被移送到司法机关都不同程度的与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有关,特别是在春申办事处任职和工作过的同志,大都遭到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的威胁或利益诱惑。北城派出所在涉及到这一黑恶势力的事情处理上,一向庇护、偏袒,老百姓说北城派出所就是这一团伙的内部派出所。这些在法制社会的今天,导致政府公信力及威望大减。

  还有部分官员和企业借助黑恶势力赚钱,随着记者的深入调查和当地知情人士的举报,将逐步公开!(文章来源:百姓生活网)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新闻聚焦
企业动态
产经要闻
评论排行
友情链接: 31m33.space    11yg.space